沙检美文——赶墟

赶     墟

作者:洪华高

金秋时节,桂花的香味在风气中飘荡,又是一年的收获季节。

前几天,童年时的伙伴土旺打来电话说老家夏茂镇要办丰收节,让我进去一趟凑个热闹。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我邀了几个在城关工作的小伙伴开车到了夏茂。

夏茂镇丰收节小吃展

车子绕过“文昌宫”,就拐进夏茂集镇了。镇大街上早已停满各式各样的小车。不远处传来阵阵节奏强烈的音乐声,循声望去,整条街已是人山人海。街道口上是一搭起的红色的充气拱门,上书“夏茂镇丰收节小吃展”。街道两旁摆满了各式正宗的夏茂小吃。从四乡八堡来的农民,以及从县内县外赶来凑热闹的男男女女,穿着各式服装,脸上是喜悦的笑容。远远望去,街道上宛如一条花花绿绿的彩带正缓缓地向前流动。我也止不住脚步,兴致满满地融入到这股人流中,耳边满是高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激情的音乐声,这一切瞬间让我回到童年时在这条街道上赶墟的时光。

童年时的夏茂,每十天才一墟,每到赶墟整条街道挤满了人,街道两旁摆满各种各样农产品、山货,街上人声嘈杂,异常热闹。那时的街道两旁房子没有拆迁,镇大街上的东、西头还保留有城门,一切最是清朝留下来的老房子。从街道东头走到街的西头,展示的是一幅生活气息浓郁的乡土风情画。那时没有娱乐设施,没有卡拉Ok,没有歌舞表演,每个墟天成了我们孩子们的节日。我们手上没有钱,不买东西,但到街上挤挤,见到那么多的人,看到那么多的农产品,听到那么多的讨价还价声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赶墟时在夏茂镇街道摆放农产品、山货等是有讲究的,不能随便摆放,比如,从夏茂镇西边城门附近街道两旁是卖米和谷子的地方,称“米寮头”。农民摆满装好谷子和大米的箩筐,箩筐里白白的大米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现在镇政府是以前老电影院的旧址,电影院靠左侧有一条卖泥鳅的巷子,称“卖鳅巷”。那街道巷口的两边卖泥鳅、河鱼、田螺等;电影院前的这一地段卖地瓜、玉米、笋干、烟叶、甘蔗等;在夏茂供销社附近是卖蔬菜、种籽的地方。此外,这里还卖布、毛线、鞋、袜等穿的东西。在现在将军路,即原中央政治局委员、空军司令员张廷发将军故居附近方向则是以前的“猪仔坪”。那时,将军路是一条南北向的巷子,每到赶墟这里便摆满了用大竹笼装满的小猪仔,小猪们发出刺耳的喊叫的声音,期间还夹杂有母猪的“哼哼”声音,此起彼伏,仿佛这里的猪仔们在大合唱。“猪仔坪”往下一段主要卖些粉干、面干、面等食品类。沿“猪仔坪”往东走不远,是夏茂第一小学。整条街道摆放交易的物品大致分类有序,逛街时要买什么只要走到相应的地方则可以货比三家,挑选满意的产品。

周正东 摄

小时候我读书是在夏茂第一小学。学校门口前主要卖些粉干、面干等等。每到赶墟学校前面的街上便人头攒动。我们教室紧靠街道,上课时窗外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一阵阵传入,老师上课的声音常被街道外的声音淹没,不得不提高音调来上课,少年的我们心绪早已飘到窗外。中午放学后,我常会坐在二楼教室临街的窗沿上隔着窗栅静静往下望,如果是夏秋时节,街道上的农民都戴着斗笠,那数不清的斗笠仿佛是一条斗笠之河在缓缓流动。有时,我则会观察起街上每个人赶墟时的神情:他们有的在问价格,一家家地问;有的蹲下来仔看要买的东西;有的用手挑挑捡捡;有的把手伸进衣服口袋里掏钱,或口沾唾沫用手指用力地数着钱,生怕多数了一张给对方。卖东西的人则神情专注看着从身边经过的每个可能买东西的人,然后大声地报着价格,嘴里絮絮叨叨地介绍自己的产品;有的从乡下来赶墟的农民守着摆放的农产品,安静地坐在那,似乎还有点腼腆。一路上买东西的人不时停下脚步,眼睛不停向摆在地上的东西瞄来瞄去,而紧随其后赶墟的人则边催促前面的人快点走边往前面挤……

一过中午街道上的行人慢慢少了,街道两边摆出来的农产品也少了,一来是逛街的镇里人大都回家了,该买的东西也都买了;二来是那些起了个大早,从乡下挑着担子赶到镇的农民卖完了山货,在镇里买些吃穿用的也往家里赶了。还有一些农民则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到镇里享受一下。他们有的到镇食品公司开的国营饭店去吃上一碗拌上辣椒的香喷喷夏茂碱面,再来一碗倒上米酒香醋的扁肉汤,再温上一壶冬酒,慢慢享受一下难得的惬意时光;有的则到某个巷口买上一碗豆腐脑,一碗牛血汤,一碗锅边糊,放上又辣又香的葱油,蹲在巷口转角处美滋滋地犒劳一下自己;有的则到镇理发店去理个发,让理发师傅剃面修胡,洗去风尘和辛劳;而大多数农民都会去镇上电影院看场白天放的电影,不管什么片子,不管好不好看,都要看一场所电影再走。日头一偏西,大约三、四点钟,从乡下来赶墟的人在路边给老婆孩子带上几块饼,也算准时间回家了,街上摆摊的人也在收拾东西,墟场也逐渐安静下来。

有时我在想,天刚蒙蒙亮,那些从乡下挑着一担山货出来镇里赶墟农民,散墟时当他挑着一担吃穿用的东西往家里赶时,心里一定也是幸福满满。他的家人一定在等着他带回的一块肉、一块布、一双鞋或是一袋饼;他或是揣上一小包菜籽、瓜果种子,那是他们来年的希望啊。可以想象,当快到村头,当他的孩子从嬉闹的孩子们中向他冲过来,手直接伸向那挑箩筐里拿饼吃时,那是何等快意的事。出来镇里赶墟每个农民,实际上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家里嘱托和期待,在每个人身上都隐藏着收获的欢乐和希望。赶墟,可以说每个来赶墟的人在交换能量,交换着希望,交换着欢乐。

可惜现在的赶墟早已没有过去那个时代给人们带来的那么多欢悦和喜庆的感受,赶墟的人少了,赶墟成了纯粹的购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县小吃网 » 沙检美文——赶墟

赞 (0) 打赏小编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