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一饿了么调度员向骑手借钱60多万后跑路

“对不起的人和家庭太多了,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我能明白其中的苦与痛。我不是没有人性的人,但是现实做出来的事情就是没有人性的做法……”9月13日晚,饿了么骑手王前伟在送餐的间隙,瞥了一眼手机,一条微信让他陷入了绝望。“方某跑路了!”

收到这条信息的不止王前伟一人,还有其他多位骑手,他们共同的身份是方某的债主。方某在担任饿了么站点调度员期间,以能多派单为“诱饵”,陆陆续续向二三十位骑手借钱,共计至少60万元,其中不仅有现金支付、微信和支付宝转账,还有信用卡违法透支以及花呗和借呗等方式借贷。

而在方某消失的几天里,包括王前伟在内的骑手们,却还背负着银行和金融平台的债,不得不照常还钱还利息。

上周末,在饿了么站点,背负债务的骑手们向本报记者讲述自己的遭遇,他们希望,更多的人能擦亮双眼,不要再无辜受骗。

背负卡债上万元  骑手回老家筹钱

王前伟回忆,大约在6月份时,方某第一次向他借钱,他告诉方某,自己的银行卡归老婆管,只能用网络平台借钱,当即借给方某6000元。第二个月,方某准时把钱连同利息都还了。王前伟看方某遵守信用,第二个月再次借出6000元,可没想到第三个月钱就没还上。

“为了借钱,他还曾追到我家楼下。”王前伟说,看方某可怜,他只好用网络平台再次借出4000元。方某消失的每一天里,利息依旧在不断增加,王前伟只好按捺住找方某的心思,继续当骑手,赚钱还债。

同为债主,李学元借给方某6.5万元,其中某银行信用卡被刷4.6万元,另一银行信用卡被刷1.2万元。李学元说,去年8月起,他在站点当骑手,方某就开始找他借钱,最少2000元,最多2万元。

后来,李学元在方某的鼓动下办了某银行信用卡,信用卡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方某违法套现。到了这个月,方某又让李学元办新的银行信用卡,帮忙周转。不承想,添了新卡,等于添了新债。钱进了方某的腰包,债却由李学元背。为了还债,李学元已经暂时离职,他过两天要回云南老家借钱。

在骑手们提供的一份清单里,共有26个名字,后面记录他们的身份证号,以及方某的欠款数额,最多的是9.5万元,最少的也有1100元。“还有其他人也被借了钱,算上他们有30多人,总金额在60万元以上。”赵烨说。他的名字也在清单上,名字后面跟着的欠款是3000元。

调度员开口借钱  骑手少有推辞

今年6月,赵烨在饿了么加州站点当骑手,干到7月中旬,他就辞职回老家去了,直到上周才回来。赵烨说,当初借钱,全因为他是骑手,方某是调度员。

“虽然系统会自动派单,但调度员能在后台查看送单情况,也能操控派单,比如我一趟去软件园只有一单,但调度员发现路途中还有其他单,就会让你顺路送了。”赵烨说,他和方某都属于饿了么公司的代理商厦门市来了么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尽管不能用单量的增长来说明调度员的权力,但他确实因为借钱给方某,而感受到这位上级的“特殊待遇”。譬如初入职时,他对地形环境不熟,方某就时常为他指路。然而,赵烨后来发现,身边许多骑手都有相似的经历。方某利用调度员身份借钱时,大家少有推辞,而这份“特殊待遇”也是大家都有。

9月9日,一些骑手发现,信用卡开卡银行和各个金融平台不断催债,说明方某欠下的钱始终没还上,资金漏洞越来越大。他们只好到方某的办公室讨债,并希望来了么公司出面协商处理。一切努力石沉大海,其中几个骑手让方某写下借条作为证据。

“方某欠钱时的说辞不一,一会儿说是为了周转资金,一会儿说是帮助其他骑手还债。”骑手们说,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方某会跑路。

回应

调度员欠钱跑路

饿了么称与平台无关

9月13日早上6点多,方某同屋的骑手发现,方某已经离开借住的房间。当晚,被欠钱的骑手们收到了他的那条告别信息。

记者随后找到厦门市来了么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拒绝发声。记者又联系饿了么公司,公关部工作人员邱先生坦承,今年7月份厦门市来了么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替代上海鲁诺实业有限公司,成为加州站点的代理商,站点管理人员和骑手队伍保持不变,方某也就成了来了么公司的调度员。经核实,近两年间,方某以资金周转为由,私下以个人名义,陆续向站点管理人员、骑手、商户等约30人借款,累计约64万元。目前,方某擅自脱岗,处于失联状态。

但同时邱先生也认为,借款是方某的个人行为,与代理商和饿了么平台无关。代理商在获悉此事后,只能协助相关骑手等债权人向公安机关报警,并建议他们借助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记者还从公安部门了解到,辖区派出所接到了相关报案,但由于这是民事纠纷,因此不予立案。

在微信里,骑手们组建了一个“债主群”,不时有新的信息“蹦出”。在送外卖之余,他们不断上传可能有用的消息,以寻求方某的蛛丝马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县小吃网 » 福建一饿了么调度员向骑手借钱60多万后跑路

赞 (0) 打赏小编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