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洋媳妇和洋女婿的“中国年”,有意思!你有这样的跨国亲戚吗

爱尔兰女孩嫁大田建设小伙

“这是我第一次在三明过年,很热闹,很有趣。”妮蒂娅是来自爱尔兰的女孩儿,在北京阿里巴巴工作期间,她结识了幽默风趣的黄起森,不久后,两人坠入爱河,去年,他们开始了这段“跨国婚姻”。今年春节,她来到了丈夫的家乡——大田县建设镇,过起了热热闹闹的中国年。

谈起对春节的感受,妮蒂娅提得最多的就是“红色”二字。“灯笼红色的,对联红色的,鞭炮红色的,很多人穿的新衣服也是红色的,很喜庆。”妮蒂娅说,春节就像她们过的圣诞节,也是一家人团聚沟通感情的节日,只是春节的表现形式更加热闹。

“妮蒂娅应该还有一个感受,就是太多吃的东西了,到哪儿都是吃。”电话沟通中,黄起森笑着说,前几天,他这位初来乍到的洋媳妇,在大田土鸡土鸭土猪肉的热情“招待下”,直言“受不了”。

从除夕到初三这四天时间里,妮蒂娅每天都“请教”丈夫许多问题。比如,为什么要“过年”?为什么给老人和孩子压岁钱?为什么“福”字要倒着贴?……妮蒂娅说,此前,她在北京过了很多个“年”,那时候都和朋友在一起,除了热闹,其他的感受比较少。“现在我在中国有了家,觉得三明人和北京人过的年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想多了解一些‘年文化’,多了解一点中国。”

记者从市民政局婚姻登记中心了解到,近年来,我市涉外婚姻登记人数逐年上升,其中,2018年共办理涉港、澳、台、华侨及外国人婚姻登记300对。婚姻登记中心负责人李主任说,“跨国婚姻涉及地域和文化背景的差异,因此在风俗习惯和风土人情方面,需要彼此给予更大的包容心,一起过春节既是一种文化的交流,也可以增加双方的了解。”

加拿大洋女婿娶沙县姑娘

来自加拿大的洋女婿艾利克斯,就是在中国太太陆丽淼家连续过了两个春节后,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当中国的女婿,要挣很多钱。”他打趣道,每年临近春节,太太都要给长辈和孩子们“压岁钱”。一般而言,长辈们的红包在五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孩子们的红包多是二百元起,包含着他们满满的心意。

陆丽淼家住沙县青州镇,此前是一名导游。前几年,她带团前往山西平遥古城,在旅途中偶然结识了年轻帅气的艾利克斯,两人相谈甚欢,彼此了解后惺惺相惜,如今携手共度余生。婚后,两人长期生活在加拿大,只在每年春节时,才抽空回三明陪伴中国的父母。

“刚开始他不理解给红包的做法,我和他解释,中国人不善于口头表达对亲人的爱意,因此借用‘压岁钱’这种形式来体现,而长辈们也并不介意钱多钱少,很多人还会包还一个红包,只收个‘意思’,现在他渐渐理解了这个风俗,甚至还觉得给红包时的情景很有趣。”陆丽淼说。

事实上,艾利克斯是一名资深中国迷,他走过中国不少地方,也喜欢和中国人打交道。春节期间,他喜欢上了中国式“走亲戚”。“亲友们很热情,我们每次拜访,还没到门口他们就迎上来了,给我们倒水,叫我们吃糖,留我们吃饭。”艾利克斯说,他最喜欢的,是在“走亲戚”时参与各种地道美食的制作,因为其中能感受到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

“他喜欢中国文化,喜欢唐装,也喜欢中国的剪纸,他经常和我说,等以后我们有了小孩,就让他们和我们一样穿着唐装回中国的家过年……”采访中,陆丽淼时不时描绘着未来春节可能出现的情景,美好的畅想不仅透露出了她对“年”的期待和热爱,也道出了这段跨国婚姻的幸福甜蜜。

(三明日报记者 卢素平)

你有这样的跨国亲戚吗?

欢迎分享他们的生活趣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县小吃网 » 三明洋媳妇和洋女婿的“中国年”,有意思!你有这样的跨国亲戚吗

赞 (0) 打赏小编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