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342棵千年红豆杉群,沙县这个小村庄你去过吗?

荷山是多彩的,主色调是青、红、玄,一种颜色一个指代,一个指代一个主题,一个主题一个象征。

荷山村是沙县富口镇所辖的一个行政村,位于镇西北部的高山地带,距集镇20公里、县城35公里,海拔785米,辖2个自然村10个村民小组。1982年版《沙县地名录》曰:“荷山,因山形似荷叶而名。”

除黄姓、刘姓各一家外,荷山主姓氏是罗氏与陈氏。查阅两家《族谱》可知:罗氏开基祖罗元绅来自夏茂,为夏茂开基祖罗汝洪第8代,亦是闽沙罗氏始祖周文公第29代裔孙,元绅于明万历年间到荷山开基。荷山陈氏开基祖千二十一公,为大易公21世,明嘉靖年间至荷山开基。

青色 山高林秀古树多

村主任陈兴清介绍,荷山村北海拔1006米的莲花山山顶有座千年古寺——莲花山寺,周围生长着342棵千年红豆杉群,以及千年桂花树、千年银杏树、千年椎树等。古寺和古树相依相伴,历经千年沧桑,愈发壮观,让人遐思亘古,流连忘返。

在荷山村内漫步,随处可见参天巨树、古旧民居。“荷山拥有美丽清新的自然生态风光。”村妇女主任黄布英说。荷山村山高林密,山林间众多古树共存,那些上年纪的古树,棵棵挂牌,并在沙县林业局入档,身份明确,得到了良好的保护。

红豆杉是红豆杉属稀物的通称,是世界上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也是经过了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孑遗树种,我国将其列为一级保护植物。由于红豆杉在自然条件下生长速度缓慢,再生能力差,所以很长时间以来,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红豆杉原料林基地。荷山村却拥有数量达342棵的千年红豆杉群,不得不令人惊叹。

荷山还拥有珍稀树种上千类。如:落叶乔木属的银杏,出现在几亿年前,是第四纪冰川运动后遗留下来的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现存活在世的银杏稀少而分散,上百岁的老树已不多见,有活化石的美称。荷山有千年银杏若干。再比如,荷山还拥有千年树龄桂花树数棵,树干粗壮,蔚为壮观。

红色 红军曾经驻扎在这里

荷山村是沙县革命老区基点村,素有“中央红军村”之称,是闽赣边游击纵队的主要根据地之一。1934年中央红军东方军曾经驻扎于此,留下许多红色遗址。

1934年初,彭德怀、杨尚昆等率领中央红军东方军驻扎荷山村。1月2日,中革军委电示红三军团于3日开始向沙县地域进发,协同红七军团进攻敌卢兴邦部并占领沙县。期间,彭德怀司令员、杨尚昆政委率领东方军驻扎荷山村,红军在通往富口的村头隘口两侧设哨卡和炮台;在村内新庵庙、下尾厝、下土库分别设红军司令部、印币所、红军医院;在陈氏祠堂建通讯站;在村北莲花山海拔1006米的山巅建作战指挥部,俯眺夏茂镇和沙县县城。

荷山村口,左右鼎立两座高山,一座名为白马墩,另一座名为白马峰。有一条不足1米宽的羊肠小道贯村而过,旧时,这条羊肠小道是往返沙县的必经之路。白马墩上有座红军亭。当年红军到了荷山村,在这里用毛竹搭建了一座岗哨。岗哨视野开阔,居高临下,路口有点风吹草动都尽收眼底。1984年,村里出资修建了岗哨,命名为“红军亭”,以纪念当年红军留下的足迹。对侧的白马峰上有一个炮台,当年,三门大炮正对路口,形成强大的威慑力。红军来之前,这里已有一门土炮,村民用来防御土匪的。红军入驻后,增设两门。荷山村口一岗哨一炮台,形成了坚固防守的第一线。

红军驻扎荷山村,军民同饮井中水。可村里原只有一口井。以当时建制计,到荷山的红军指战员多达1.8万人。人数众多,井水不够用,于是红军战士在地势较低的下尾厝又挖了一口井。后人立碑纪念,将这两口井命名“红军井”。红军司令部是红军临时首脑机关,位于村西北方向水尾新庵庙,彭德怀、杨尚昆曾住在这里。红军医院占地面积约874平方米,原是荷山一户“大厝”,红军到村里后,大厝腾作红军总医院。如今在红军医院遗址的一堵墙砖上,依稀可辨“红军医院”四字。荷山至今保留有两座红军墓。其一位于村后登山“狗咬梨”树下,占地面积约100平方米。当年上万名红军经过激战,牺牲和经救治无效死亡的人数达1000多人,很多红军战士连姓名都没有留下。荷山百姓自发地将棺木捐献出来,安葬这些牺牲的红军。红军食堂设在罗氏宗祠内。祠堂上厅赫然两副对联,曰“遵尧录上传千古,吾道南来第二家”“博士通侯荣世第,豫章理学著名家”。“豫章”指罗从彦,《遵尧录》是他的主要著作,罗从彦是闽学鼻祖杨时之后第二人。

92岁高龄的村民陈能清当年是儿童团团员,老人至今仍记得跟着红军唱红歌的情景。他说,东方军驻扎荷山期间,军民关系十分融洽,红军组织儿童团员学习革命歌曲和舞蹈,他至今依然记得80多年前红军教他唱的一首歌谣。

一月同志们啦正月正,要去革命要精神。不怕困难不怕艰苦,不怕困难要吃苦。

二月同志们啦二月二,要去革命要真心。……

九月同志们啦九重阳,手拿枪杠打敌人。

团结一心干革命,战斗一生干革命。

十月同志们啦是立冬,手拿枪杠打敌人。

跟着彭、杨是红军,消灭敌人喜洋洋。

军民同志们啦一家亲,革命胜利就在眼前,红军队伍不要忘记,红军队伍永远留存。

玄色 祖师传奇演变乡间民俗

荷山之玄色,体现在其神秘的宗教色彩上。莲花峰巅有座多神共处的寺庙,名曰白云观,又称莲花山寺。前殿供三宝如来,下殿供雷公电母,主殿供奉的龚、刘、杨三位祖师。三祖师是荷山村民的保护神。

“打门神”是荷山白云观庙会的收官节目,已流传千年历史。

农历八月初八是龚、刘、杨三祖师的祭拜日。上午,抬三祖师最后一趟“巡境”之后,三祖师要被“请”回白云观。旧时,返回白云观须行古道,从村尾出发,往东北面逶迤上行。通常游神队还会选择身材瘦小的8-10岁男童一名,脖子上戴着枷锁,从荷山村开始,跟随游神队伍同行,一直到白云观,再去除枷锁。此举的意义是“枷锁加身”如同“病魔缠身”,“去枷锁”等于“祛病魔”,以获安康。

莲花山通公路后,请三位祖师返回莲花寺的路径有所改变。参加传统巡境游神的队列乘车,在离莲花山山巅约2公里处下车,事先早有人安排香烛酒水的供桌在此“接马”。而后,游神村民分三组抬着三位祖师神像舆下车,缓步行至白云观路口,只听得一声吆喝,抬着龚、刘、杨三祖师的三架神舆的村民疾步跑动起来,分三路争先恐后地冲向莲花寺门口的大坪。这是“打门神”之前的预热,称为“赛神”。因龚祖师是三位祖师中的老大,所以三位祖师赛跑的结果总是龚祖师率先到达。

三架神舆到达白云观门口之后,随即开始“打门神”表演。表演在白云观前殿门口进行。事先在前殿大门后两侧水泥地面上各预留一孔直径20厘米大小的浅坑,门扇上安两大铁环。将两根口径18厘米左右的毛竹涂抹茶油,一端插在浅坑中,一端斜穿门扇上的铁环,两根毛竹交叉封住山门,毛竹后放置一条长板凳,并选择8-10名壮汉扮演“门神”站在板凳上,把守山门。“门神”上身赤裸,为了不易被推倒,身上还涂满茶油,要阻止“祖师”穿越山门进殿。吉时一到,门外扮演祖师的壮汉冲上前去,千方百计想闯进门来;把门的门神则拼命阻拦,竭尽全力不让进门。双方一次又一次地较量,冲上去被推出来,推出来又冲上去。门神与祖师对话很有意思,门神认为祖师已用过午饭,三位祖师实际上还没吃午饭。门外的人一边向门内冲,一边高喊:“无饁!”(没有吃!);门内的人一边把人往门外推,一边高喊:“有饁!”(有吃!)门外的人毕竟人多势众,在一阵阵“无饁”“有饁”的呐喊声中,终于有一个壮汉被“塞”进殿门。但争斗还在继续,直到有三个人进入山门,象征三位祖师都进殿了,打门神方告结束,平安饭才可开始。

庙长罗能富介绍,“赛神”和“打门神”源于白云观的一段掌故。据传,三位祖师尚未成道之时,有一天结伴下山办事,返回时已是中午时分。三位祖师饥肠辘辘,但离白云观还有一段路。出家人奉行“过午不食”原则,为了赶在午餐时辰之前回到寺里。其中一人提议比赛脚力,看谁先到得山巅。于是三位祖师举行了一场赛跑。虽说是比赛,但刘、杨两位祖师心存礼让之心,有意让大哥龚祖师夺得第一。话说白云观前殿把门门神见三祖师一路奔跑着赶回吃午饭,存心同他们开个玩笑,故意堵在门口,不让三位祖师进门。三位祖师说:“快让我们进去吃饭,肚子很饿。”门神说:“谁信,这个点还没吃饭?”三位祖师说:“不打谎!还没吃。让一让,行不行?”门神说:“下山好吃好喝,还不说实话?偏不让进!”三位祖师也不是好惹的,各自施法,和门神打斗了一阵。当然,三位祖师的法力总是更胜一筹。这段掌故最终演变成为白云观庙会活动最精彩的“赛神”和“打门神”,并发展成一项别具特色、妙趣横生的地域性民俗文化活动。

龚、刘、杨三位祖师又合称三济祖师。据地方志记载,三济祖师崇拜在闽西北多处可见。归化县(今明溪)圣水岩、顺昌县宝山寺、夏茂镇西山崖大禅峰寺等寺庙,也供奉龚、刘、杨三位祖师。

关于三祖师的来历,《福建通志》《邵武县志》有详尽的记载。龚祖师本无姓,西域突利属长民也,以母契丹氏适龚,遂冒龚姓。刘祖师为交趾人,杨祖师为南华人。三人在参知佛法途中相遇,结为知交。后受福建雪峰寺义存禅师剃度,剪发为头陀,法名为龚志道、刘志达、杨志远。三人圆寂后皆化身为俗神……宋绍兴八年为民解旱,赦封真济、神济、慈济三公;宋淳祐间加封圆照显佑大师。明初因助军灭寇、助民除疫敕封如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县小吃网 » 有342棵千年红豆杉群,沙县这个小村庄你去过吗?

赞 (1) 打赏小编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