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上午防空警报响彻沙县上空,是为了提醒沙县人记住历史上的这天

昨天上午,沙县城区的许多市民一定都听到了这样的警报声吧,或许有些人好奇,但市民们大都表现平静。

昨天是什么日子,沙县县城里要发出这样的警报?原来这是沙县在城区拉响的试鸣防空警报,在城区多个点设置的22台警报器同时被拉响。

从1997年至今,沙县在城区拉响试鸣防空警报已连续开展了22年。沙县为什么要在这一天开展这样的一次活动?

牢记历史   勿忘国耻

1939年7月3日下午1时,日本飞机9架首次飞袭沙县,在西郊南路投下炸弹8枚,并疯狂扫射,散发荒谬传单。这次轰炸造成9人死亡,4人受伤,36间房屋被炸毁。

1939年9月22日下午2时,在时间隔第一次轰炸两个月又19天后,日本7架飞机再次毫无征兆地飞临沙县上空,在市心街(府南路)、府东、府西、李纲等街巷投下炸弹、燃烧弹14枚,造成11人死亡,20人受伤,房屋炸毁32间,烧毁85间,震毁3间。

1995年8月6日上午,在沙县洋坊村江池窠民营工业区工地出土一枚日制航空炸弹。炸弹长75厘米,直径25厘米,重100公斤。

两次轰炸,共有110户受灾害,财产损失达135000元。植物油灯厂大厅被炸毁,商店烧毁71植又36间,炸毁50间。合计建筑物损失约50万元,动产损失约10万元。

由于日寇飞机在轰炸同时,还府冲扫射,给抢救工作带来很大危险,但是,学生们奋不顾身地上前救人扑火。特别是省立医学院的学生,组织救护队迅速冲向轰炸地点投入抢救工作,救出不少挣扎在火海中的罹难同胞。

在抗战胜利后的半个世纪乃至现在,日本飞机轰炸对人们造成的肉体伤害和心理伤害远远超过以往的任何战争。

住在城区罗家巷的吴国荣老人,今年86岁了,至今都还记得当年日本飞机轰炸沙县时的情景。

吴国荣

我当年才8岁,还在罗家巷附近玩,飞机来了,轰的一声,一堵墙突然倒塌,我和另一个小伙伴被埋在泥土下,还好发现得及时,我们才都得救了。

1985年,时年86岁的陈逢琼老人给后人留下了这段刻骨铭心的回忆:1938年春,日本鬼子飞机就频繁来袭沙城,有一次投弹炸中庙门福音堂东侧巷边(在今凤岗镇政府大楼附近)一户叫毓泉的吹唢呐的家里,母子均被炸死。先前沙县人称飞机为“飞船”,逢有“飞船”飞过往往攒聚在一起看热闹,这次飞机突然丢下炸弹,看到炸死人惨状,才懂得害怕。之后,政府在水南凤凰山上设了警报台,并发动民众挖防空洞,一有敌机来,警报台就发出警报,通知民众躲避。开始大家一听到警报就疏散到城外。有时一天中几次拉响警报,却没见飞机的影子,人们便松懈下来,甚至听了警报也不去理会。

1938年春,日本飞机袭扰沙县县城,并投下炸弹,造成百姓伤亡的事件,时年13岁的曹振健在2015年8月对记者的采访也提及。他说,那年春,日机投弹炸中离他家约90米的庙门福音堂东侧巷边(现李纲中路附近)一户吹唢呐的人家,母子二人均被炸死。

而令陈逢琼老人毕生难忘的是1939年,日本鬼子飞机轰炸沙县,害得我家毁人亡的悲惨经历:当年八月初十日(公历为1939年9月22日),我因患牙疼,到市心街寿星堂去买药。上午约十时许发了警报,我就呆在药店里,警报解除后才回家。这天恰逢我岳母陈翠兰家有喜事,岳母妹妹的儿子肖贤烈带了妻子抱了刚出生不久的儿子来,我的小姨子郭凤眉也抱了刚满月的婴孩来娘家(当时我岳母一家人借住在我家房子里)。近午时分,我的妻子郭采珠抱着2岁的女儿水清,在岳母的厨房里帮忙,我的妻弟郭观灶带着他四岁的侄儿郭信妹帮助招呼亲戚上桌。我岳母出来店面叫正在练习写字的我的12岁男孩去上桌,小孩不大愿意去,我刚好从药店回来,就插嘴说:“外婆叫你,怎能不去!”他才勉强地搁下笔到里面去。当时,我家在府西路(现农贸市场)对面,从北到南共有四进,第一进是店面,我岳母一家住在第四进。第4进房子比较大,有10个房间。我因外边店铺要照管就没去上桌。大概里面的人刚凑齐,警报又响了。没等我上好店门,警报尾声还未停,飞机已轰隆隆来到城关。飞机有好多架,飞得很低,连屋瓦都会振动。我吓得抱头蹲在石门下。这时,只听得“忽”的一声,紧接着就听到天塌下来似的一声巨响,震得我几乎跌倒,继而又有几声巨响。我蹲在地下不敢挪动。待到机声远去,街上随机人声鼎沸,惊呼:“市心街着火了!”我想起里面的人,赶忙往里面跑。到了里面一看,人吓呆了:第四进屋10间房炸成了一大空坪,左右两边的火墙及横墙也倒了。血泊里横七竖八躺着残肢缺腿的人。

我的妻子郭采珠头顶被刮去一块皮,满头满脸血淋淋,她怀中2岁女儿水清已没气了,膝旁夹着我的12岁男孩,我将他抱起,腿已断了,胸间被碎木插入,已没得救了。肖贤烈的小腿被弹片嵌入,也在淌血,他的妻子和刚满月的孩子都被炸死。我的小姨子郭凤眉和她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也已身亡。

我的妻弟郭观灶腹部插着木块,和他的侄儿信妹同时死去。在郭观灶房间隔壁的陈治松则炸死在床上。我的岳母和母亲因年老吓得跑不动,呆坐在厨房里,侥幸得免于难。据我妻子事后述说,敌机来时,他们十个人一起躲进郭观灶住的房间,炸弹是在房屋顶上爆炸的,所以房间里的人有的中了弹片,有的被碎木击中。日本鬼子一颗炸弹,炸死我家9人,炸伤2人,血海深仇,永世难忘。

我和母亲、岳母号啕大哭,痛不欲生。这时家里族亲和邻居都围拢来,他们有的劝慰,有的扶起受伤的人,抬去包扎救治。人们害怕再来飞机,帮助安顿后,各自携带家小躲飞机去了。我和母亲、岳母、小妻弟观铨、小姨夫黄成妹以及陈治松的亲属等几人,既要护理受伤的人,又要为死者料理后事,且又乏人帮忙,真是苦不堪言,欲哭无泪。第二天天一见亮,城里冷冷清清的,街上几乎见不到人,据说都跑去躲飞机了。我家里陈放着大小9具棺木,我和母亲、岳母等幸存者只能伤心痛哭。

这天上午九时许,敌机又来了。我想这下再丢下炸弹来,全家一起同归于尽也就算了。这次飞机飞得很高,在空中转几圈就飞去了。以后的日子就是收殓死者,护理伤者,劝慰照顾年老的岳母、母亲。我也不知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和我家同时遭殃的还有沙县当时最繁华的市心街。几十家店铺以及上百户民居被日本鬼子飞机投下燃烧弹烧毁,距我家不远的聚发酒店也被炸掉。我妻子采珠的头皮经多方医治虽愈合了,但留下一个碗口大的伤疤,不能长头发,有时痒得难受,搔痒时抓破头皮,直流黄水,落下终身残疾。肖烈妹小腿中的弹片没能取出,引起血管突起,终身行动不便。我家房子被炸成一堆瓦砾,以后草草搭建两间房,其余的无力再建,残存一个大石版搭的碗橱架。

此外,另一位亲历者杨福妹在1985年以《日机轰炸石桥纪实》一文留下日机空袭沙县的说明性文字:

杨福妹

1939年7月3日午后一时左右,防空预报台发出了紧急警报,老百姓立即扶老携幼去“跑飞机”了。跑得快的到后山老坟洞躲着,跑得慢些的就在山边躲着,有的就藏身在路桥底下,动作更慢的就用被子裹住身体,钻到床铺底下。我和母亲跑到后山一条水圳桥下躲着。只见一架日机从东门二十八曲山后飞出来,沿沙溪河向西飞行。飞机飞得非常低,边飞边用机枪扫射。肉眼不但可以看到整架飞机的模样,还可以看到飞机里一前一后坐着两个人。机尾上有一个象脸盆那么大的膏药(日本旗),机身有五条色彩,黄、红、绿、白、黑,飞机飞到大洲后,掉头向东面飞去,看来是侦察机。不久,又从东边飞出6架飞机来,排成一前一后两个三角形。这次的飞机是轰炸机。飞机沿着沙溪河向西飞到大洲后又掉头往东飞,边用机枪扫射,一边扔炸弹。此次轰炸的目标有3个。

第一个目标是豫章祠。当时祠堂已改成县政府行政干部训练班培训上课的地方,全县乡镇长以上的骨干分子约两百人左右,正在那里办训练班。日机在祠堂附近先后投下9枚炸弹,炸弹都投到豫章祠左侧。几口鱼塘和菜园都被炸得乱七八糟。朱土生鱼塘里一百多条大鱼全部被炸死,菜园也被炸成深坑,炸弹坑有5-6米宽,6-7米深,弹片有二三公分厚,满地都是。还有1枚炸弹投到陈长椿屋后的菜地,入地相当深,看不见炸弹,这枚炸弹没有爆炸,群众将水和粪便灌入弹坑,以防爆炸。足见当时群众无知无畏。

第二个目标是石桥的行政干部训练班宿舍。当时,从太保亭以西至精远堂坑一带是训练班的宿舍。马道操场也在此地段。训练班的人员,每天早、晚吃饭之前,都要到操场训练。日机在石桥附近投了4枚炸弹,炸中训练班的一座简易平房,但无人伤亡。附近一个怀有七八月身孕的妇人被炸死,造成一尸两命的惨剧。

第三个目标是马坑连厝大院。当时,连厝大院前院是省保安队驻地,后院是枪支弹药的仓库。日机在马坑投下的炸弹没有击中目标。炸弹落在连厝大院的附近,炸毁了农民的几座房子,困仔、黎妹、三嫂一男两女被炸死。日机此次轰炸,炸死5条人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为提醒国人勿忘国难,牢记历史,从1997年开始,沙县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空法》有关条例,每年都在9月22日这一天拉响防空警报。

2015年9月,沙县报道组记者邓书榕采写回忆抗战往事的通讯报道,披露了一架美国飞机坠落沙县的往事。

报道中说,这件事,因为年代久远,已找不到目击者,史料也未记载,记者只能向当地一些村民求证,可惜没有提及坠落的时间。地点,据南阳乡华村上华自然村69岁的村民张明山,说他知道美军飞机坠毁的地点。他带着记者走了近2个小时才到一个叫“飞机崙”的地方。张明山还向记者展示他父亲(见证者之一,已故)用美军飞机铝合金残片做成的酒杯、碗、盆、汤匙等生活用品,村民张克惺告诉记者,听父辈讲过,当时飞机上有7名飞行员,其中一名是女性。飞机在飞临尤溪县溪口村上空时,机上7名飞行员跳伞,其中2名飞行员落入华村。由当地军民营救,送沙县卫理医院救治,据说其中一名是罗斯福总统的侄儿。

张明山展示他父亲用美军飞机铝合金残片做成的酒杯、碗、盆、汤匙等生活用品。南阳乡罗岩庙后山地名,原先称为“后门头”,飞机坠毁后,乡民将其改名为“飞机崙”沿用至今。

张明山手指的地方是沙县南阳乡罗岩庙后山山顶,也就是美军飞机坠落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县小吃网 » 昨日上午防空警报响彻沙县上空,是为了提醒沙县人记住历史上的这天

赞 (0) 打赏小编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